您好,歡迎來到山東省電子商務促進會!
政策法規
政策法規
交通部新規征求意見:共享單車押金應當日退還

共享經濟曾是一個頗受追捧的概念,然而近兩年隨著大大小小企業陸續爆出“退押金難”的情況,押金成了消費者最關心的話題。

ofo開通線上退款系統之后,排隊人數超過1000萬人,以每天退款1萬人計,全部退完需要3年;共享汽車TUGO途歌退押金每天15人,按照官方宣稱的200萬用戶數量計算,全部退完需要365年。

針對共享單車押金的“痛點”,交通部將有進一步規定!3月19日,交通部發布《交通運輸新業態用戶資金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辦法》),面向社會進行為期半個月的意見征求。

據了解,此次征求意見稿由交通部、央行會同國務院有關部門共同研究起草,旨在促進交通運輸新業態健康發展,保障用戶押金和預付資金安全,保護用戶權益。相關管理辦法不僅針對共享單車用戶的押金和預付資金,而且涉及整個交通運輸新業態,包括網絡預約出租汽車、汽車分時租賃等。

共享汽車、共享單車押金將迎新規

《辦法》對押金、預存資金等人們的熱點問題都做了規定。

——原則上不得收取押金

《辦法》明確,運營企業原則上不收取用戶押金,確有必要收取的,應當基于協議,提供運營企業專用存款賬戶和用戶個人銀行結算賬戶兩種資金存管方式,供用戶選擇。用戶押金歸用戶所有,運營企業不得挪用。

——押金應當日(至遲次日)退還用戶

針對社會最關注的“押金退還”問題,《辦法》明確,用戶申請退還押金時,存管銀行和其他支付服務機構核對相關信息后,應當于當日(至遲次日)基于原路退還原則退還用戶。

用戶原賬戶發生變化的,運營企業需提供用戶身份信息、押金支付信息和退款賬戶信息,存管銀行和其他支付服務機構核對認定后再行退還。

——共享汽車押金不得超單車成本2%、共享單車不得超10%

《辦法》規定,汽車分時租賃的單份押金金額不得超過運營企業投入運營車輛平均單車成本價格的2%;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的單份押金金額不得超過運營企業投入運營車輛平均單車成本價格的10%。

運營企業應當在與用戶簽訂的服務協議中明確押金收取數目和扣除押金條件,在網絡平臺顯著位置明示押金退還方式、程序和周期。

——共享單車預存資金不得超過100元、其他業態不得超過8000元

《辦法》要求,運營企業收取的用戶預付資金總規模應當與其服務能力相匹配,嚴禁超過服務能力收取用戶預付資金。

互聯網租賃自行車單個用戶賬號內的預付資金額度不得超過100元;其他交通運輸新業態單個用戶賬號內的預付資金額度不得超過8000元。

在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看來,這份征求意見稿區分了押金和預付資金兩種不同資金的法律性質,“尤其是明確了押金所有權屬于用戶這點特別重要,如果企業進行破產清算,那用戶押金不屬于企業財產,理應優先退還。”而原則上不收取押金的要求,更是強調了未來“個人信用”要發揮更多作用。

朱巍認為,對預付資金的使用用途作出明確限制和范圍規定“很有必要”,但關鍵點在于如何避免用戶的預付資金與企業自有資金混同,“完全可以通過財務記賬來區分,這點在管理辦法中需要進一步明確”。

在押金收取比例上,朱巍提出了一點擔憂。針對共享汽車租賃時收取平均單車成本價格2%的押金,他認為可能造成企業運營成本提高,進而導致未來面向用戶承擔更高的商業保險費用。“因為企業租賃的車型價格各有不同,不同車型應該基于自身價格收取一定比例的押金,而不是按照平均成本價格,否則會造成高端車收取低押金的情況。”

在他看來,目前企業的許多成本可以通過融資資金來“消解”,但未來融資金額如果變少,企業運營成本增加,企業有可能把車輛保險費用轉嫁給消費者。

“押金難退”是消費者心中的痛

押金本來是一種預防性收費,避免用戶對商家造成損壞,應該專款專用。然而事實是,挪用“專款專用”的用戶押金卻成了行業潛規則。

2017年倒閉的酷騎單車共欠押金10億元,還曾經挪用4億元用來造車。另一家倒閉的悟空單車創始人雷厚義曾表示,“我也想過(動用押金),如果沒想過那是騙人的。”這些退出市場的企業,留給用戶的只有至今尚未退完的押金。

2018年,ofo、摩拜和哈啰單車三分天下,然而押金難題卻愈演愈烈。最終摩拜賣身美團,解決了資金問題,而未能成功融資的ofo深陷押金難題無法自拔。

2018年12月,有數百名用戶來到ofo北京總部退押金,隊伍從五樓排到一樓還繞了幾圈。12月19日上線的線上退押金系統幾天內突破1000萬人。以每人199元押金計算,ofo所需退還押金規模在20億以上。

與ofo一起爆出退押金難的還有共享汽車平臺“TOGO途歌”。按照途歌宣稱的200萬用戶計算,每天15人退押金的話,途歌完成全部押金的退款需要約365年。而且,途歌每位用戶押金為1500元,遠超ofo的99元或199元。

為了節流,ofo先后進行了裁員、搬家等一系列動作,還嘗試了各種變現方式,包括做車身廣告、和P2P公司合作轉化押金、利用大量的流量來做內容,以及接廣告,還有最近上線的折扣商城,不過這些方法最終均被證明無法讓ofo從資金告急的困境中脫離出來。

2019年,ofo又上線了折扣商城,引導用戶將99元押金升級為150金幣、199元押金兌換300金幣用于購物,然而“現金+金幣”的支付模式決定了用戶要買東西還需要另外付費。對此用戶并不買賬,有的表示“不算金幣,光現金就比直接購買還要貴”,還有的說“我不想買東西,只想要回押金”。

據了解,在黑貓投訴平臺發布的自2018年1月30日至12月31日的年度數據顯示,ofo小黃車、TOGO途歌分別占據投訴量最多的“TOP3”前兩位商家。

有金融界人士表示,共享出行企業與其說是租賃企業,不如說是一個金融公司,相比于低廉的騎行收費,沉淀的用戶押金池才是他們真正的利潤來源。

共享單車用戶押金被用于造車或者支付運維成本用,成了變相融資的手段,用戶押金成為商家金融資產的一部分。

城市交通專家徐康明也曾表示,ofo用戶退押金的遭遇,說明企業違背了押金專款專用的原則,侵害了用戶權益。

事實上,為了開拓市場吸引更多的用戶使用單車,免押金正在成為主流。

哈羅單車從2017年9月試水大學生免押到2018年3月全國范圍芝麻信用免押。2018年6月,在美團支持下的摩拜跟進哈啰,采取了免押金策略。至此,ofo成為三家共享單車中唯一收取押金的。現在用戶最關注的是:政策即將出臺,我的押金多久能退?

(來源:中國國際電子商務網網綜合中國新聞網、中國青年報、交通部官網相關內容)


版權所有:山東省電子商務促進會 Copyright(C) 2012-2018 技術支持:山東寧泓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ICP備案信息 魯公網安備 37010202000314號

决胜21点国语版免费观看